首 页 网站介绍 网站公告 同志新闻 同志健康 同志文学 娱乐新闻 同志用品 同志工作组 图库
  当前位置:首页 > 同志文学 

在部队的日子里 第二章
 点击:261
关键词:-
无已经到11月份了,离年底转业时间不到1个月了。由于在部队中很多一起奋战多年的战友同事又要分离了,师长决定来一场足球比赛,让一些多年的战友们在好好享受1次。

时间:下午3点

地点:足球场

对阵双方:师长加司令部VS政委加政治部

这个时候下午2点半在师长寝室。师长正在换踢球装备,“星龙,把我的球鞋拿来,然后把我的外套也带上,一会休息的时候得披着,还有,你也去换下衣服,一会我体力要是跟不上了你就上场替我。”师长对我说着。“是,师长”回答他后给他找出鞋子,然后我也去换好衣服来到足球场。

我和师长到的时候所有队员基本都来了,正在场上热身。我抱着师长的衣服坐在场边的草地上,师长跑到政委那边和他们边传球边聊了起来。政委说到“老赵啊,今天的比赛你们可是凶多吉少了啊!”师长回道“怎么呢?”“我们今天特意找来了2名外援,呵呵,没说不准找外援吧”政委笑着说道。“好你个政委,还找外援,不过呢我也不怕,因为我今天也特意带来了秘密武器。”师长不在乎的说道。“秘密武器,呵呵好啊,那一会我可要见识见识。”比赛还没开始,师长和政委就开始打口水战。大家热了会身后差不多3点了比赛正式开始。

师长和政委面对面站在球场中央,政委说道“老赵,今天我们请了外援,算是提前没打招呼,就让你们先开球吧。”师长也直爽,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然后师长开了一脚球后比赛正式开始了。

由于大多数都是老头,40岁以上的占了大多数,节奏踢的很慢,儿切当师长和政委脚下拿到球的时候大家也不会太顶真的去抢,只有师长和政委对上了后才互不相让。我在旁边看着“师长几次拿球在对方禁区的时候大家故意不太怎么去抢他的球,可是他几次射门不是打偏就是打的太正球直接被守门员没收。哎!我为他感到可惜,当他球没射进后脸上也多少有点点失望的表情。双方来来回回很多次都没有进球。这时候政委找来的2个装备部的外援开始发力,几次制造出机会后最终终于破门。1:0政委队领先。

“呵呵,老赵,看到我们外援的厉害了吧”政委有点挑衅的说道。师长也没办法,只是说“还早呢,等下走着瞧。”然后师长这边总是无法建功。这时候政委对他们的人使了个眼色故意放水。几分钟后师长一次拿球在门口也终于射门进了球。这时师长得意的笑了,跑到政委旁边说“看到了吧,胜负还早呢”政委也笑着说“呵呵,看看你,故意让你进了个球就得意成这样,好了,接下来我们可不在讲客气了。”“好啊,那就来吧”师长不服气的回答道。然后大家也都没有在进球到了中场休息时间。

看到半场比赛结束,由于刚刚跑了这么久出了很多汗,北方11月已经很冷了,怕着凉,我连忙跑到师长面前把外套递给他批上。政委也在那和师长聊着天。师长有点感慨的说道“不服老不行啊,才踢的半场感觉已经上不来气了,要换着是年轻时,现在下来气都不会喘。”这时候政委笑着说道“呵呵,老赵,你我老战友这么多年你什么都好,就是吹牛这方面总是改不了。”呵呵大家都笑了。

“对了,星龙啊,下半场开始后你上去踢,我是跑不动了”然后对着政委接着说,这就是我的秘密武器,老的不行小的上,呵呵”师长对我说着。(足球不用说,从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就一直是校队的,足球可是我的强项)然后政委看了下我说“星龙啊,师长说你是他的秘密武器,我倒是想见识下这秘密武器的威力,呵呵。”我也笑着对政委说“呵呵,没那么夸张,我尽力而为了。”下半场比赛要开始了,师长对我说“星龙来把外套脱了,我给你那着,上去好好踢,不要怕,不要管对方是谁,该抢就抢,该怎么踢就怎么踢。”“是,谢谢首长”对他笑了下我进入场地。

下半场比赛开始后师长和政委都在场边休息,没有继续上场。场上比赛很激烈,我只是偶尔听见师长在旁边喊“把球传给张星龙,快”然后我拿到球后也总是给我喊加油。那幅样子真的很可爱,就跟小孩一样。受到了师长的鼓励助威,我又怎么能不好好表现呢,这样不就太让他失望了吗?10多分钟后在一次进攻中我就进了球。当我看到场边的师长的时候他是那么的开心。对政委说“怎么样政委,这下你见识到了我的秘密武器的厉害了吧!”政委好象也确实比较佩服我的球技,只是笑了笑也无话可说了。

虽然不久后由于我们这边后卫的失误对方拌回一球,但是没几分钟我又用1次漂亮的突破助攻在得1分。可是在后来的1次进攻中,政治部的王参谋在一次掺球的时候掺到了我的脚踝。剧烈的疼痛使我无法马上站起来,师长见我倒在地上没起来,迅速跑到我们这边来了,我的表情很痛苦,师长着急的问我“怎么回事,没事吧。”然后狠狠的对着王参谋说“怎么搞的,也不注意点。”只见王参谋底着头,表情有点惊慌的说“是我不好,刚才也没太注意,小兄弟你没事吧,我带你去卫生队。”疼痛感稍稍有了点缓解,看到这样我连忙帮王参谋打圆场,忙对着师长说“没事的师长,小伤而已,疼一疼就好了,踢球受伤很正常的,您别怪王参谋了。”

“好了好了,起来看看还能走路不了。”师长对我说道。“我勉强站起来走了几步也还是一走一瘸。“这样怎么行,王参谋”师长叫道。王参谋“道”立刻回应一声。“你把张星龙搀着去卫生院”“是”王参谋立刻回答后扶着我向卫生院走去。由于这个小小的插曲,比赛也没有在继续进行了。王参谋带着我来到卫生院,这个时间差不多正是吃饭时间,我们到那的时候人基本都去吃饭还没回来,而且还有几个人也是生病在那排队。我和王参谋找了地方先坐下。

过了大概10分钟,师长换好衣服了来到卫生院。来的时候还帮我带了衣服来,由于我的房间的衣服都锁在了柜子里,师长只好先拿了几件他的衣服来给我。他进来后所有人都立正站了起来,不管是不是病号,见到他也都是站的好好的喊着“首长好”。我也站了起来。他来到我面前说“你脚受伤了坐下吧,你的衣服柜子锁着我没办法帮你拿出来,这是我的衣服,你先穿上。”别人都站着师长也站住,我也并没有坐下,我只是接过衣服先穿上了。

“医生呢,怎么都在这排着队”师长说道。王参谋说“都去吃饭去了在这的医生不多忙不过来。”然后师长带我上楼来到卫生院主任的办公室。那主任见师长来了马上站起来给师长问好。师长马上对主任说“你给他把脚去照下,刚才我们踢球把脚弄伤了。“师长发话了主任不敢怠慢,带我去照了后发现虽然问题不是很大,但是多少骨头还是受到了些影响。师长看到这情况吩咐主任给我安排个单间住院。我听到后忙说“师长,不用了吧,一点小伤问题不大的,这样太麻烦了,开点药治疗过几天就能好了。”“这怎么行,毕竟是伤到了骨头,安全起见你还是给我老老实实在这住几天在说。”师长很坚决的说道。看师长这么说我也不好在说什么了。心里想着,这次来医院主任亲自给我看病,而且还照X光,还让我住院,而且是单间,平时一般的士兵受个这样的伤哪能享受这种待遇,对师长的感激真是不知道怎么报答。心里暗暗说道“谢谢您,师长。”

然后主任把我安排到了1个单间,主任和王参谋偶尔会看下我,估计他们在想一个师长的勤务兵师长怎么会对他这么好。其实我也不知道师长怎么对我这么好(当然后来慢慢就知道了)。完了后师长说“你忙你的去吧主任,王参谋你也回去吃饭吧,以后踢球的时候注意点,毕竟伤到谁了都不好。”他们回答了声“是”后都离开了房间。这时候屋里就剩下我和师长了。师长看了看我的脚问“怎么还疼吗?”“没事不疼了师长,谢谢您的关心,小问题而已,我是不是不用住院啊,这点小问题就住院太夸张了点。”我对师长说道。“什么不用住院了,你就老实在这待着吧,这几天我的事也不多,也不用你给我开车干什么的,你就在这住着,等好了在回去。”师长语气很重的对我说着。我当时候有点被吓着了。微微低了点头说“是”。

可是师长又突然笑着说“你小子球踢的不错啊,今天踢球也算是给我争了口气呵呵”听到这话我也笑了,心里想着今天虽然受伤了,不过能帮师长争这么口气让他这么开心受这点伤也算值得了,只说了声“谢谢师长夸奖。”“好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去吃饭了,一会我让陈冰(政委的通讯员)给你送饭来。”师长说完转身走了,到门口时我说了声师长慢走,然后他消失在我的视线。今天师长的一举一动都确实让我非常的感动,这种感觉从离开家之后就没有过了,自从认识师长后才又有了这种被关心感觉,和师长在一起总是有种很塌实的感觉,他走后顿时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失落和思念。

当我正在想着师长的好的时候主任走了进来,手里拿着药,他告诉我“师长刚才嘱咐我,要我开最好的药给你,呵呵小伙子师长对你可真好。”我笑了下说“是的,谢谢您主任”然后他告诉我怎么用这些药后就出去了。我打开药盒先看了看说明书,正在看的时候又进来个人,我一看是师长。

看到他我有点惊喜的问道“师长您怎么又回来了。”他说“我的衣服都给你穿了我明天穿什么衣服啊,把你房间柜子的钥匙给我,一会晚上我在来看看你,顺便给你把衣服也拿来。”师长真是细心,心里想着他的好有点呆住的看着他。“怎么,柜子里是有什么违禁物品还是有很多钱啊怕我给你偷了啊!”师长笑着说。我忙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哦不是,那太麻烦您了,您让陈冰给我带来就行了,我在让他给您把衣服带回去。”其实心里还是蛮想师长来的。然后我从口袋里拿出钥匙交给师长。“不用了,反正没事,等晚上熄灯后我去各个连队转转查查岗,看看有没站岗偷偷用手机打电话的,然后在顺便来你这里看看。”师长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一种调皮的表情。我不好意思的笑着说“呵呵,师长,您还记得这事啊。”师长接着说“当然记得了,你的那份检查书还在我抽屉里呢。”然后又笑了笑就走了。平时的师长是那么的严肃,可和我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师长总是那么的可爱,喜欢和我开玩笑,心里越想越美。然后就期盼着师长晚上的到来。在无聊的等待中终于到了晚上9点,部队响起熄灯号。各单位也都熄了灯。想着师长快来了顿时就很激动。大概过了快10点的时候,听见走廊里传来脚步声一直到我房间门口停下,然后门被推开了。抬头一看果然是师长。心情突然从乌云盖顶变成晴空万里。

我笑着说“师长,您来啦。”师长把手里拿着我的衣服放下后坐在床边说道“恩,刚刚转了一圈到你这了,不过没发现用手机的。“师长笑了笑。心里想着臭老头子,总是拿我开心。其实和师长出了这么久了,和他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有时候会忘记身份。我说道“呵呵,那您开心啦,全师也就只有我最笨,打手机被您抓住。”师长大笑说“哈哈,你小子还来劲了,当时如果抓着你的是别人,估计你小子不花点钱是很难过关的。”我也笑着说“是啊,师长您最好了,所以我一直想找机会谢您,可您就是不赏脸。”“呵呵,我可不会这么容易就让你把人情还了。”师长说完对我笑了下接着说“你说我最好了,那你说说我什么地方最好。”我回答他说“您哪里都好啊,平易近人,心胸宽阔,和蔼可亲,总之就是什么都好。”“哈哈,哈哈,你这小家伙还学会拍马屁了。”我急忙说道“不是啊,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呵呵”师长在次很开心的笑了笑。

师长站起来对我说“好了,时间也不知道了,你洗一洗了早点休息吧,我也该回去了。”师长这么快就说要走心里点舍不得。但是他站在那看了看又说“你自己洗方便吗?”我说“方便,没问题的”说着就准备下床拿盆倒水。可他见我好象还是行动不太方便,就说“好了,你躺那别动了。”说完拿盆和毛巾给我倒水。我见师长动起手来忙说“师长不用了我自己来。”可是他没理会我还是在继续。然后拿了个凳子放在床边把盆放在上面让我洗脸。我说了声“谢谢您,首长。”然后我拿起毛巾洗完了脸。

洗完后他帮我把水倒到另外个盆子里放在地上让我洗脚。由于脚疼,他见我脱了袜子坐到床边后想弯下腰去洗脚还是不方便。他撸起衣服袖子就过来蹲下说“你别动了。”然后亲自给我洗脚。他个这个举动把我给惊呆了。以前对我做的也许只让我感动,但是这次,居然亲自来给我洗脚,这使我内心的灵魂都感到震惊。这么大一位首长,平时可以号令上千上万人的长官居然亲自为我这么一个小兵做这些,这次我在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唰的就掉了下来。师长给我洗完给我把水擦干后站起来见我已是泪流满面。

他有点着急的看着我说“怎么了星龙,怎么哭了呢”我在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一下子就像他扑了过去大声的哭了起来。这时他也紧紧的抱住我,我把头扎在他怀里大声的哭着,边哭边说“首长,谢谢您,谢谢您,您就像我亲人一样,您对我这么好,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报答您,有您这样的首长,就算是死我也值得了。”师长也紧紧的抱着我,也许这也是他期待已久的时刻吧,一只手拍着我背,一只手抚摩着我的头小声的笑着说“呵呵,小傻瓜,想报答我也用不着死啊,男儿有泪不轻弹,而且是个军人,快别哭了。”我还是无法马上控制自己的情绪,仍然哭着。他又接着说“在说了你要是死了,谁来给我洗衣服打扫卫生,谁来给我开车,谁来帮我踢球啊!”这老头,在这种情况下都还是爱跟我开玩笑,不过也是为了安抚我的情绪。听到他说这话我也突然想笑,可毕竟还是没笑出来,不过激动的情绪还是得到了缓解。

这个时候我才有点回过神来,轻轻推开师长坐回到床上。但是师长似乎有些不舍,但还是把抱着的我松开了。我擦了把脸调整了下情绪后说“首长,对不起,刚才我一时情急激动,您的举动让我想起了我父母,感觉好幸福,所以就把您抱住了。”说完我的脸也有点不好意思的红了一点点。师长也笑着说“呵呵,想家了吧!不过能抱着这么帅的小伙子我也觉得很幸福。”我很惊讶的小声“啊”了一声看着首长,这时候我发现他的脸也突然红了还有些尴尬。师长又接忙说到“是想家了吧,这时候太晚了,明天白天我过来拿我手机给家里打个电话。”“是,谢谢首长”我说道。然后师长又陪我聊了很长时间,直到11点了他才离开。

他走后我静静的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回想着刚才的情景,会心的笑了然后慢慢的睡着了。这晚我做了个很美的梦。住院的这段时间师长每天都会来看望我两三次,有了师长的关爱和主任精心的治疗,我的伤恢复的很快。

这天早上起床后我下床活动了会,感觉一切都正常了,这段时间不在师长身边,我反而有点担心师长的生活起居了,所以我决定出院。我来到主任办公室窍门打了报告后进去。“主任,谢谢您的照顾,我的伤已经没问题了,我想出院回去了。”我对主任说。主任说道“哦,好了就好,不过师长特意吩咐过我,你要出院必须经过他的同意。”我忙说道“没事的,您不用担心,近段时间不在师长身边估计他有很多事都得自己做,我想早点回去给他帮忙,等我回去了我会和师长说清楚的。”主任看我的意思比较坚决也只好同意了。在次谢了谢主任后我回到病房收拾了下就回去了。

回到机关楼宿舍把自己的东西放好后我来到师长办公室。我敲门喊了声“报告”。只听里面说了声“进”。我开门去。师长一看是我,有点惊讶的说道“你怎么回来了。”我忙说了声“师长好,是的,我的伤已经完全好了,没必要在住在医院麻烦主任了,主任说,我出院得经过您的同意,但是我觉得没什么问题了就先回来了,请您原谅。”“呵呵,好了就好,这段时间你不在我倒有些不习惯。”师长笑着说。我看了看师长办公室,桌子上地上也确实多少有了些灰尘。我接着说道“师长,我给您把卫生收拾下吧。”师长忙说,不急不急,你刚出院先休息休息。”我又接着说“没事的,我已经完全好了”说完我活动活动下脚给师长看。师长看我很坚决笑着说“那好吧”。我连忙跑回去拿了工具就来给师长打扫卫生。

回来后能看见师长了又帮他干活感觉时间过的很快,晚上8点半点完名后回到师长宿舍。我给师长收拾了下房间后给师长打来开水准备给他洗涑。师长脱了外套坐在沙发上吃了口水说“好了,刚出院你就忙了一天了,水我自己来倒,你回去洗洗了早点睡吧。”我连忙对师长说“师长,这段时间您每天这么忙,还总抽空去医院看我,我非常的感激,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谢您,最近都不在您身边,今天就让我好好伺候伺候您。”说完我给师长的脚盆里倒好热水端到师长面前蹲下,伸手给师长脱鞋子。师长愣了下赶紧说道“你,你干什么。”“您上次给我洗了次脚,今天就让我给您也洗一次吧。”我感激的说着。师长笑了笑说“呵呵,那就不必了,那天你是病号,自己不方便,我又没受伤,我自己来就行了。”我看着师长接着说“您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了,我真是只想好好报答下您,请您不要推迟了。”师长看着我的眼神,知道我是发自内心的请求,只好不在推迟,笑了笑说“那好吧,不过我的脚很臭的,那可真委屈你了。”我也笑了下说“没事的。”心里想着上次您帮我洗脚那才真的是叫委屈。

我给师长脱掉皮鞋和袜子后认真的帮他洗干净,师长躺在沙发上也一直看着我,也似乎很享受的样子。洗完后我又说要给师长捶捶背,按摩按摩,师长心里也知道我是为了感谢他,所以并没有在推迟,只是笑着说“这次可真辛苦你了。”我忙说道“没关系的,只要您觉得舒服就行,我可以天天帮您洗脚按摩”“哈哈哈,那我可比国家主席的待遇都高了,要是人家看见就会以为我在欺负小兵了。”师长大笑说着。我又笑着对师长说“呵呵,怎么会,这是我自愿的。”我并不会什么按摩,也只是照着以前在电视上看到的给师长按摩着。按完后师长让我坐到他身边,他亲切的拉着我的手说“星龙,今天真的是很谢谢你,伤刚好回来就为我做了这么多事,还让我也好好享受了一番。”他说这话的时候我看着他,似乎他的眼眶也有些红了,可能他也是很感动。我也很感慨的说着,还是那句话“没事,只要您开心舒服就好,什么我都愿意为您做。”师长这时候也感动的一下把我搂到他的怀里。我也紧紧的抱住了他,在他的怀抱里有着父亲般的温暖,这种感觉又回来了。

师长抱着我感动的说着“好好,以后在我身边好好干,争取混出点名堂出来。”我也很激动的说了声“是”。这次师长抱住我大概足足有三到四分钟左右的时间才依依不舍的放开我。当我们松开后的时候我发现师长的脸又一次羞涩般的红了。后来我给师长铺好床等他脱了衣服上床躺下后我才给他关灯离开了。时间过的真快,又到了周末,本周是师长值班。周末部队正常都是6点半起床,这天早上6点我还睡梦中的时候。突然听到“咚咚咚”几声敲门的声音。因为平时刘松休息的时候经常跑到我这来找我玩,我以为又是他个神经病休息都这么早来找我了。

我问了声“谁啊”。只听见外面的人说“是我啊,星龙,快开门。”这是师长的声音。我才马上回过神来,迅速下床去开门。当我打开门看见师长一身训练装站在门口。我忙说了声“首长好。”师长见我没穿衣服也还没睡醒的样子笑着说“呵呵,还没睡醒吧,已经6点了,平时这时候也该起床了,好久没锻炼锻炼了,快去穿好衣服,今天咱俩去出个操,跑个5公里去。”“哦是”我回答道,马上回去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心里想着今天周末难得可以多睡半个小时,怎么首长今天这么有兴致要提前起床去跑5公里,心里有点不愿意,但由于是师长发话了也没办法,不过我也还是很乐意陪他。

穿好衣服后我们一路小跑先热身活动活动身体。来到修理营的车间门口。部队平时训练5公里的时候这里是出发点。我俩在这原地活动了两三分钟后开始出发。虽然我也已经很长时间没训练了,但是以前的底子还在,一路跟着师长的速度还是完全没问题。大概跑了3000多米距离的时候由于长时间的不锻炼还是觉得有点点体力跟不上了。不过我看了看师长虽然早已是满头大汗,气喘嘘嘘但还是在坚持,我又怎么能落后呢。经过努力我们终于到了终点,我看了看时间我们花了21分多点,5公里轻装是23分及格,虽然这个时间还算是合格,但是相比以前的我那是非常的慢了(主要是跟着师长在跑,也不可能自己拼命往前冲)。休息了几分钟等回过点气了师长笑着对我说“呵呵,还可以,虽然到了这个岁数了,也这么久没锻炼,能跑到这个成绩也算是不错了,星龙啊,你以前的时候5公里最快能跑多少?”他问我。我回答他说“像这样轻装5公里以前最好成绩能跑进18分以内吧。”“哦,是吗,那不错了啊,早上出来跑跑出点汗也还是蛮舒服的,好了咱们回去洗涑下,吃了饭跟着我去洗澡去。”“是”我回答道。然后我们回去换了衣服洗涑完毕后收拾完师长屋里的卫生后我们一起去吃饭了。

吃完饭回来后我收拾好内衣内裤和洗澡用品后也帮师长拿着他的东西我们来到干部洗澡的地方(我们师部有首长专门洗澡的地方和一般干部和士兵洗澡的2个地方,首长洗澡的地方都是1个个的大单间)。进去后我和师长各自来到1间,我的就在师长旁边。进去后我很快脱了衣服就开始洗起来,刚洗完头发听到师长在旁边喊“星龙,星龙”。听到师长在召唤我我连忙喊着“道”。只听他说“今天汗出多了,过来帮我搓搓背。”虽然以前也和师长一起来这洗过几次,但是这是第1次叫我去帮他搓背。师长吩咐了我当然得去。

我来到师长这边,师长正在洗自己的胳膊。这是我第1次看见师长的,匀称的身材,皮肤比较白,有点点小肚子。由于我也是没穿衣服的,师长也是第1次见到没穿衣服的我。他笑着说“身材不错啊,来,快过来帮我把背搓一搓。”“是”我回应了声把搓澡巾带在手上给他搓背,搓完一遍后也没搓出什么东西出来,我说“师长您背后很干净的,没搓出什么东西。”这时师长转过身我也正好看见了师长的下身(由于那时候的我还不能算是同志,对师长也只是有好感,觉得他像长辈一样,所以刚进去的时候也没特意去看他下面),他的宝贝有一点点大,比较黑,也全在外面。我只是看了2秒钟,但由于对方是师长我还是马上把视线转移到了别出,我能用余光发现师长这时候也在注意着我的身体,甚至他的脸已经羞涩的发红了,而且下面也微微有些抬了头。也许师长这时候也发现了很尴尬,他说“来,你转过去我也来帮你搓一搓。”说完就扶着我转过去给我搓起背。我的脸也发红也不敢去看师长,这时背对着他也是最好不过了,所以也没有推迟。只是觉得他给我搓背的时候他的下面也会偶尔在我身上碰到几下,给我搓澡的另外一只手也会摸摸我胳膊。这样我更是觉得不好意思,脸是红的更厉害了。

等师长基本给我搓完后我背对着师长说“谢谢您师长,搓好了。我过去打完肥皂冲一冲就洗完了。”“哦,哦那好吧!”师长回答了我一声,语气里带着点遗憾。我也一直没在看他就回到自己那边打肥皂些起来。心里想,怎么师长一点不避讳呢,虽然大家都是男人,可是毕竟他是首长,我是小兵,摸着我的身上还勃起了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似乎师长好象并没在乎。

我先洗完了,穿好了衣服就在外面等他,等他出来后我们一起慢慢走回去。由于刚才洗澡的时候弄的有些尴尬,一路上师长都说什么,今天天气很好啊,跑完步出身汗了来洗个澡很舒服的话来冲淡刚才的尴尬。其实我也并没在意什么。可是在不久后的一天,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2003年11月23号,星期天。早上起来后才发现天空飘着雪花。本周不是师长值班,周5的下午就开车送师长回家了。由于师长不在部队,起来后收拾好了自己的卫生后就去饭堂吃饭。在去的一路上我发现好多绿色的军装上已经失去了颜色,没有肩章,没有领花也没有帽徽。我才想到今年的老兵就要复员了。到了饭堂我迅速吃完饭后来到警侦连。

回到以前待过的班里。发现好多夕日的战友都在收拾自己的行李怎么了。他们见到我也都和我打招呼问好,第1批回家的战士今天上午10点就要踏上回家的路了。我以前的班长正是这第1批中的一员,对于一个自己生活了8年的地方,想着马上就要离开了确实非常依依不舍。我在这陪他们说话聊天,大家都互相留通讯录,好回到家了也可以联系联系。

很快到了快10点了,第1批的退伍兵带着大红花准备集合上车了,大家纷纷拥抱告别。虽然是男人,虽然是军人,但是大家还是都掉下了泪水。虽然我在这里也就待了半年左右的时间,但是看到这些夕日战友就要走了也还是掉下了泪水。

到了下午3点左右的时候,葛副参谋长穿着一身便装来到我屋里找我,他对我说“张星龙,政委今年转业了,师长刚才给我来电话,让我和你去他家接他去,下午5点他请政委吃饭,我们这些常委班子都要过去。”“哦是,我这就去把车开来”我回答了他后就去开车过来和葛副参谋长一起来到师长家门口接师长,师长今天穿的是一身西装还打着领带,看上去也是非常的有气质。

接到师长后师长叫我把车开到个什么酒店(那次我没听清楚是什么酒店,到那后也没注意看,一路都是师长指的路到的那里)。一路上师长给这个打电话,给那个打电话,问他们到了没。很快我们就到了地方。这个时候还不到5点。我师长葛副参谋长我们3个在大厅等着,不久政委到了,参谋长和几个副师长副政委也都到了。人基本都到齐了,大家都还在大厅里等着。过了几分钟只见一个穿着军装,带的是少将军衔的人进来了,师长和政委忙上前去和他打招呼,他们都叫他老班长,有的叫他老首长,还有的叫他军长。这时我才知道这位将军原来就是我们军的军长。

这时候酒店经理营上来说,各位领导,你们的房间在这边,请跟我来,大家才跟着这经理来到了房间。不久后服务员开始上菜。师长让我和陈冰两人把酒给首长们都满上。我和陈冰两人拿着酒从军长开始把酒都给他们倒上后站在旁边。那个桌子很大,可以坐18个人。还有几个空位置,师长指了指,对我俩说道“你们2个也去坐下一起吃,酒没了在起来倒酒就行了。”“是”我俩同时回答了一声后去对面坐下。首长们都互相给政委军长敬酒。

虽然菜很好,但都是首长在这里,我和陈冰根本就吃不好。本来我就不会喝酒,又因为我俩要开车,所以也就以茶代酒给政委军长师长们敬了一口后基本就是在给他们倒酒了。

师长和政委是几十年的老战友了,两个人的情谊也是最深厚的,这天他们两都喝高了。这顿饭大概吃了3个小时左右才结束。吃完后大家送走了军长。由于师长和政委都喝醉了,参谋长要我和李冰把师长和政委都开车送回家去,然后他们自己早已经提前要了车来接他们了。他们把师长扶上车后我把车往师长家开去,师长虽然喝多了,但是他的意识还有点清醒。他对我说“今天下雪了,路滑,慢点开。”我说“是”。又过了一会师长突然说道“不行,不行,不能回家去,那婆娘看到我这样还不得吧我骂死。”听到这话我心里笑了笑,原来我们的大首长也怕他的老婆,不过可以发现他和他老婆的关系不是太好。我问道“那师长,要么我们回部队去?”师长说“算了吧,下雪了开夜车危险,还有这么远的路,我们自己找个酒店住一晚上算了。”没办法也只有听师长的。

又开了没几分钟,到了东方大酒店。师长说“就在这吧。”然后我在门口保安的指导下把车停好后我们进去开房。也许这也是巧合吧,大厅服务员说标准间已经住满了,只有单个床的房间了。首长说“没事,就这么住一晚上吧。”首长说了我也只好照办。登记后拿了房卡我们来到房间。

在我的帮助下师长脱了衣服简单的冲了冲就躺下了。虽然床很大但是由于师长睡在上面了我也不好去和他挤。只好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过了大概5分钟,师长突然说道“星龙,你在那干嘛,去洗洗上来睡觉,明天周一,我们还得早点回去。”没办法,师长说了我也只好照办。我也去洗了洗然后躺到师长旁边,由于怕挤着师长了我把身体往旁边挪了挪。师长见我往旁边在让说“别掉了去了,来往里睡睡。然后他往他那边靠了靠后让我往里面睡了点。

由于师长在背后睡着,我怎么都睡不着。也不知道什么时间了,大概过了1个多小时的时候吧。师长一个翻身胳膊搭在我身上,我怕吵了师长睡觉,轻轻移开他的手然后往旁边靠了靠,一会他又过来了点,几次之后我几乎已经到了床的最旁边。

这个时候突然听见师长叫了一声“星龙”。我“恩”了一声下意识的转过身看着他。洗手间的灯没有关,在那么点余光下我还是能发现师长的脸这时候特别的红,而且呼吸也有些急促的样子。我本以为师长是由于酒喝多了的缘故。可这时候师长猛的一下抱住我,嘴巴也接着贴到了我的嘴上。我本能的反应去推开他,可是他把我抱的更紧,但他是师长我也不敢太用力,浓厚的酒味和那种成熟男人的味道传遍了我的全身。并且能很清楚的感觉到下面很硬的东西顶在我的大腿上。师长的这个举动把我吓住了,我简直吓的要哭出来。

这一吻大概足足有5分钟的时间,师长才慢慢太起头,看着我。他见我的样子很惊慌,他深情对我说“星龙,我真的好喜欢你,从第1次见到你就喜欢上了你,几次想这样我都不敢,可是今天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师长的语气很委屈。我看着他,想挣开他,可是他却总是把我抱的更紧。然后他说“你别动,让师长好好爱你一次好吗?”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是呆在了那里,想挣开他却怎么也挣不开。接下来他脱掉自己的短裤,然后慢慢又慢慢的脱掉我的衣服和裤子。他开始亲吻我的身体,一直往下一直往下。我似乎也放弃了挣扎,任由他摆布。直到他一口含住我的下面,我“啊”了一声后连忙用手捂住嘴巴。

我真的好害怕,甚至带着点哭腔小声的说“首长,您喝醉了,别喝样,求您了。”可是他并没有理会我的话,继续着他想做的事情。那个感觉让我今身难忘,又害怕,又有种无法拒绝下面传来的那种快感。由于第一次被人这样,没多久我就到了高潮,本能的想推开他,可是他居然全部吞了下去。

虽然觉得很舒服,可完了后我还是哭了。大概1分钟后他才离开我的下面躺回到我身边。我不敢看他,只是眼泪慢慢的流了下来。他见我哭了很伤心的样子,对我说“星龙,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师长确实是爱你的,我不知道今天这样会有什么后果,可是我实在是无法在克制我自己了,如果你不喜欢这样,我也只希望你把今天的事当做一场梦吧,我以后也不会在这样了。”我哭着,我没有理他,只是转过身去胡乱的想着一切的一切,想着一直以来师长和我在一起时的举动和表情,我明白了。师长喜欢我,他喜欢男人,他是个同性恋。我有些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当时的我并不算是同志,只是对他有好感,而那种好感只是像父亲一样)。

师长见我背对着他在说话,可能他也是真的很后悔吧,怕就此失去我,又对我说了很多。他还告诉我说“我还是连长的时候,也喜欢过我连队的一个战士,可后那个战士在第2年的时候为了前程考上军校后离开了我,由于那时候我只是个连长,能力有限,最终也没有在找到他,这么多年了我也有过心仪的人,可是都无法和他相提并论,直到我见后你后才又有了那种感觉,所以我一直想办法,慢慢的把你安排到了我身边,希望你能理解我,星龙。”我没有回答他什么,不过心里这时似乎有那么点点同情他,师长对我很好,也帮过我很多次,我很感激他,可是他今天对我做的事我却无法接受,我的心里很矛盾,不知道该怎么做。这晚我想了很多很多,一直都没有睡着。师长见我没说话也没有在说什么了,可能他真的很担心吧,之后我们也背对背的躺着,那一夜估计他也没睡吧。第2天早上我们很早起来就开车回部队,一路上我只是专心的开着车,师长也没有和我讲话,以前我俩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有说有笑的,可是这次却非常的安静。

到了部队回到办公室,师长开始办公,看文件,我给他打扫卫生,除了有事了偶尔说几句话,就没有更多别的话了。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只是感觉到有时候他还是会偷偷的看我几眼,也许他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吧。

连续三四天都是这样,可不知怎么的,虽然师长对我做了那样的事,但是两个人明明每天都在一起,却有点像陌生人一样,我倒觉得这样过的很不自然,不开心,总是觉得和以前想比少了些什么。可是有一天晚上,我做梦,梦见我和师长抱在一起,脸挨着脸,抱的很紧很紧,梦中的场景很模糊,我也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直到第2天早上醒来后才发现自己跑马了(跑马的意思就是梦遗了,我也是当兵后才知道的)。醒来后我清理了下卫生,摇了摇头,不知道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心里想着以前师长总总的好,还是没有办法去恨他或者讨厌他。反而觉得近段时间和他的生疏使我觉得很难受。我奇怪我自己为什么做这样的梦还会有这样的想法。其实虽然这几天没和他说多少话,每当看到他的时候也还是有种莫名的感觉。难道我也喜欢上他了?我也喜欢男人?心里莫莫的想着。还想到那晚师长给我说他以前的那段事,甚至觉得他很可怜很孤独。

这天中午吃完饭后回来,师长回到宿舍,我给他把晒干的作训服收回来给他拿到房里。我敲门打了报告,然后师长叫我进去。我给师长把衣服放好后准备离开,看见师长开着开水瓶倒水喝瓶子里却空了。记得早上明明给他打了开水了的,怎么这么快就没了呢。没想太多,我说“师长,您等一下。”我回到自己房间拿了我的水瓶给师长先把水倒上,然后说“我在去给您打瓶水来。”紧接着就出去给他把水打了回来。

进屋后把水放下正准备走的时候,师长突然拉住了我的手然后对着我说“星龙,陪我说会话吧,我俩好象很久没好好聊聊了。”其实也就三四天的时间,可这几天师长总是闷闷不了的,我也一样,可能都是觉得很寂寞很无聊吧,我也觉得这三四天过的好漫长。我“哦”了声后师长拉着我坐到沙发上。

师长说“那天我喝多了,做了些不该做的事情,这几天见你好象都不开心,我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我给你道歉。”师长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一点首长的架子,而且语气是那么的诚恳。他接着说“师长是爱你的,我对你的心希望你能理解,如果你接受不了也没事,你不都说我像你的亲人吗,我们还像以前一样好吗?”其实这段时间少了和他的交流我也觉得很寂寞,甚至发觉自己也喜欢上了他,而且有了种爱人间喜欢的感觉。一个大首长,低声下气的给我这么一个小兵道歉,我也觉得心里非常过意不去,我忍不住又掉下了泪水对他说“没有,师长,您别这么说,能够得到您的爱是我的幸福我的荣幸,只是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以前一直把您当做我的亲人一样,这些天来我想了很多,我们之间生疏了我也感觉很失落,其实我也发现我喜欢上了您。”不知道怎么的我决了这句话,说完我自己都觉得很突然。师长更是没有想到,从他的眼神里我能看出他此刻是多么的激动。他一下子就抱住了我,我也抱住了他,我知道,从这一刻起,我俩的关系又变了。

他抱着我,不时的亲吻我的额头和脸蛋,我也抱着他抚摩着他宽大的背。他的手又开始不老实的在我身上游走,然后来伸进我的裤子里摸我的下面,最后他把嘴贴我到嘴巴上,这一刻我能发现师长觉得自己很幸福。虽然我也有种想摸他身体的冲动,但是毕竟只是刚刚接受了师长的爱,而且还有些的勉强,所以也没敢太随意,只是也用手摸他的脸。我知道,我这一刻起我属于他了,而他也许也是属于我了。

几分钟后我们才分开,这时候我看着师长,脸上带着满面春意的笑容,非常非常的开心。师长对我说“星龙,谢谢你能理解我接受我,我今天真的好高兴,我等这一刻等了整整大半年的时间,为了庆祝,咱量俩晚上出去吃饭,我要好好喝几杯。”师长发现我的脸很红又带着点淫意的笑说“傻小子,还不好意思了,呵呵,呵呵。”我也不好意思的笑了。

晚上我和师长换了便装开车出去到一家火锅店吃火锅,师长也知道我不能喝酒也还要开车,但是他今天真的好开心,我拿了瓶可乐和他干杯,这天他又喝了很多,醉的有点不醒人事。喝完酒后师长看了看时间,7点多了,我们回到车上。

师长说“星龙,我今天好开心,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回去。”我回答道“是,师长。”他笑了笑对我说“呵呵,以后只有咱俩的时候不用这么多规矩,不用师长啊首长的叫我。”我疑惑的问道“那我怎么叫您啊,在部队里您是首长,就算在地方您也是长辈,我叫您的职务总不能直接叫您的名字吧。”说完我看着他。

这时我发现师长的眼睛似乎带着一种期盼以久的眼神,他好象也有点不好意思的对我说道“你也知道的,我只有1个女儿他在昆明一所大学教书,我这辈子也是长年的部队,我们每年也就寒暑假的时候能见见,我真的好希望我能有个孩子陪在我身边。”我心里想着,是啊,虽然他贵为一师之长,能够呼风唤雨,可是人间最基本的亲情他却得到的太少了。我说道“哦,那您可以休假的时候去看看他啊,或者等她回家的时候你就多陪陪她,您是师长,也可以找关系让他回来找个工作,更何况她是大学老师,文化高,想找个好的工作应该不难的。”师长笑了笑说“傻孩子,她的丈夫在那边啊。”我笑了笑说“哦,也是”然后接着问道“那该怎么办?”

他顿了一下似乎有点说不出口,但还是说道“如今你在我身边,我很喜欢你,你又挺能干的,我真的想你就是我儿子。”我感到很惊讶只是看着师长并没有说话。他又接着说“所以我好想你能成为我干儿子,听你叫我一声爸爸。”说完他看着我,似乎在等我喊他。

听完这话我呆住了,一时之间不知所措。他疑惑的看了看我说“怎么啦,不愿意吗?”我忙说道“不,不,不是,我只是觉得受宠若惊了,您是师长,而我什么也不是,您能瞧得起我是我的荣幸,只是我觉得不敢高攀。”师长笑了笑说“呵呵,怎么会,我也是真心的啊,既然你没有不愿意就这么定了,我能有你这样的儿子也是我的荣幸。”说完看着我就等着我叫他。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听到的一切,回想着到部队后和师长发生的一切一切,加上现在他要认我做干儿子,我感觉像在做梦一般,这么好的事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这么好的首长怎么会被我遇到。我忍不住又掉了下泪水,又哭了不过和前2次不同,第1次是感动,第2次是害怕,而这次是高兴。我激动的喊了声“爸”。“好,好,乖孩子,”师长说着。我能感觉到他内心此时此刻是多么的激动,我也一样。如果不是路边来来回回人很多,这时真想抱着他亲一口。

他摸了摸我的头又双手握着我的手笑着说“好孩子,老爸好开心,以后有什么困难告诉我,老爸一定帮你解决。”说完他又笑了笑。我也开心的笑了,心里想着以后有师长这个老爸撑腰感觉真好。“好了,开车回去吧,时间不早了。”师长接着说道。“恩”我回答了他一声就把车打着往回开了,这也是我第1次回答师长的话说的不是“恩”而不是“是”。

回去后不久点完名,我来到师长房间给他倒水洗涑。洗完后他抱着我亲了亲,这次我的胆子也大了,我也抱着他,一边闻着师长成熟男人的味道,一边在他身上乱摸了起来,最后还把手伸进他的裤子,抓住了他的下面,我才发现他的下面早已是一柱擎天了。我们亲热了很长时间后才分开。回到自己房间后想着今天的事我带着甜蜜的笑着睡着了,而且梦见和师长睡在一起,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发现我又跑马了。2004年元旦3天假期过完,每年1月份也是最冷的时候,我们这夜晚室外最冷差不多在-30度左右。这天假期过完回到正常操课。

早上起床后和往常一样,收拾完了自己的东西后来到师长房间给他打扫卫生。师长说“星龙,我办公室桌子上有份计划通知,一会吃完早饭了复印几份,给各个单位都送一份去。”“是”我回答到。然后我和师长一起吃了早饭回到他的办公室,我拿着桌子上的那份文件看了看,是关于本师要在1月7号出营拉练的计划安排。我问道“师长,我们部队要去拉练了啊?”师长说着“是啊,你去把这份通知发下去,好让各单位提前安排好,路线图啊什么的,还有不去拉练的需要留守的都得准备准备。”我又接着说道“哦,那我们机关的都哪些留守啊,我还没拉练过,我可不要在部队留守。”师长听了我的话笑着说“呵呵,机关的也还没定下来,反正我肯定是要去的,至于你呢,不想留守想随我去的话就看你这几天的表现了。”说完对着我坏笑了下。我知道师长是和我开玩笑,我也就接着说“哎!其实不去也挺好的,您看,这上面写的,全副武装,6天徒步行军200多公里,并且一路还要翻山越岭的,多辛苦啊。”“哈哈,好啊,这可是你小子自己说的。”师长大笑着说完后不怀好意的看着我。我和师长的关系越来越好,我们也经常互相开玩笑,我们心里也清楚。虽然我知道师长在逗我,我带着点撒娇的语气对师长说道“呵呵,好首长,我错了还不行吗?您可别扔下我一个人在这里,那太无聊了。”听完师长又笑着说“呵呵,这还差不多,不过话说回来,我都去了怎么可能会把你丢下啊,你不在我身边我也觉得没什么意思啊。”说完后我们又笑了会,然后我把文件拿去复印了给各营部送去。

过了几天到了7号,早上吃完早饭,我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也收拾好了师长的东西,把两个大大的背囊放到了车上,一会后部队在大操场集合,师长发表了动员讲话后部队正式出发。普通战士都是全副武装背着走,行李加上武器装备全部下了几十斤。师长毕竟是领导,而且年纪也大了,所以他的行李都放车上没有背着,只是在腰间跨了把54手枪,不是很沉。师长也很照顾我,我的行李也和师长的在一起,随着机动部队先行一步了,只是师长看我毕竟是年轻人需要锻炼锻炼,让我背了一把81-1式自动步枪。

天气很冷,可大家的心情却是火热的,边走还边唱着歌。第1天的行程不算太长,不过也有35公里左右,一天下来还是很累了。我们拉练都是住老百姓家里(提前机动部队都联系好了地方),首长们为了体验生活也不例外。东北一般的村民百姓家都是睡炕,由于毕竟是师长,调配的给我们安排的是村长家,条件还算是不错的,不过由于部队人员太多,所以还是得挤一挤。我,师长,还有1个随队来的少校军医和另外个卫生员安排在了一起。

来到这家看了下睡的地方,这张炕比较小,只睡的下4个人(提前安排好的)。师长最大,他给我们分配了下,我睡炕头,师长在我旁边,然后是少校军医和卫生员(炕头热,炕尾后半夜凉,师长还是很照顾我的,可是太热了却睡的出汗)。然后我们在屋里休息了会,村长也来给师长打招呼,很热情,我们也陪着师长和那村长一家子说话聊天,那村长要我们在他家吃饭,我们拒绝了,因为我们的饭菜一会等炊事班的做好了会专门给我们送来。后来吃完饭我陪着师长在村子里转了转后回来睡觉了。

晚上睡在炕上,我背靠着墙,面对着师长,我看他闭着眼睛在睡,可能是白天走这么远的路也确实是辛苦了吧,我也就睡了。可是过了会有只手慢慢的伸进了我的被子里抓住了我的手。我睁开眼一看师长也正看着我对我笑了笑。我也把另一只手伸到他那边放在他的肚子上,慢慢的往下摸去,他也一样,由于他背后还睡着2个人,我们的动作很轻也都没说话,只是用心灵语言在沟通。很长时间后我们才停止了动作后慢慢的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后收拾好东西吃完早饭,新一天的行军又开始了。

收 藏 推 荐 打 印 关 闭
上一篇:在部队的日子里 第三章 下一篇:我在服刑中的故事
  最新动态 MORE...
艰辛同志路
健康是福
男人如何保护自己的阴茎
中国有多少同性恋?
口罩的使用时间和次数
同志老师和学生
养生保健有哪些好处?
体校男模王东辉
我暗恋的帅哥
健身房常见的几类人
  新闻中心 MORE...
 网站公告
 同志新闻
 同志健康
 同志文学
 娱乐新闻
 同志用品
 同志工作组
 
在线客服
17160882486
客服代表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诉/建议/合作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Copyright © 2014-2015 河南同志|郑州同志网|同志会所|同志gay聊天交友群-河南同志门户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17160882486   邮箱:220507987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