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网站介绍 网站公告 同志新闻 同志健康 同志文学 娱乐新闻 同志用品 同志工作组 图库
  当前位置:首页 > 同志新闻 

直男乡长被我掰弯
 点击:181
关键词:-

1;初秋的晚上已不太热,送走了几位来看望的叔伯后,刘化也走出了村长的房间,看看满天的星星,来到自家破旧的院子里。坐在石登上禁不住又一次掉下了眼泪…… !

二年多没回生养自己的小村了,上次回来还是身强力壮的村长老伯,没想到现在已是气若游丝奄奄一息了……只怪自己怎么不早点回来,难道工作忙就是自己的理由?这次不是几次的电话催促,不是妻子的再三要求,在拖下去恐怕连最后一面也见不到了。刘化自小家庭很贫苦,村长老伯是他这生中最亲对他帮助最大的人。眼看着就要离开人世,他怎能不伤心呢!望着老伯灯火通明的家。看着妻儿和老伯的家人在说着什么话,年轻时的往 事清晰的浮现在自己的脑海……

20年前,十八岁的刘化一年中失去双亲。成绩很好的他不得不里开学校。要照顾即将60岁的奶奶,要应付乡下一些人情世故。要管理刚刚分给家里几亩土地……这对一个本来就很弱小内向的刘化来说是何等的艰难。那时一些难事大事都是作邻居的村长帮助。他和村长时同姓,住的房子是并列在一起的,那是乡下很落后,家家户户几乎都没有院墙,邻居的院子都是相通的,所以他有事没事总爱到村长家……

村长刘春林是参加过朝鲜战争的退伍军人,50多岁,高高的身材很结实。也很英俊。在村里很有威望,因为他儿子在省城工作,所以就连乡干部见了他也会礼让几分。村里遇到什么事只要他出面就能解决。刘化很敬重他。大概因为是本家邻居的关系上,他对刘化家也很好。夏天的晚上他们经常在门前的大树下乘凉睡觉。农村人夏天都是很多大人孩子一起在外面成凉睡觉的。听着男人门一起说着荤笑话,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但一个人的时候自己总是想着那些荤笑话做几次**……

2;有次晚上,天很凉了,刘化在自家的院子里想心思,无意中看到村长住的房间有一闪一闪的亮光。他有种预感和好奇,轻轻来到村长家的窗前。他的预感是对的。他看到高大的村长光着身子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明一闪的正和老婆干着那事乡下的屋子的窗子都是木格的,所以看的很清楚。但让他不敢相信的是他没敢想象过的,他知道男女在一起做那事应该怎么作,他毕竟是成年人了。但他那很尊敬的村长,不象人们想的那样做,而是站在床边,把粗大的JJ不停的向老婆的嘴里插……他趴在窗边一动也不敢动。心砰砰地跳个不停。

好吃吗?村长不停的问老婆。

你的那么大。把嘴都涨痛了.他老婆使劲地扭头吐出他那明亮的东西说。

村长的那东西很大,这个刘化是知道的,夏天村子里很多男人一起在河里洗澡,大家都看过的,村子里谁的大小基本上都知道。村长的那东西是全村男人中最大的,这点也是大家公认的。

村长划着了火柴。点上了煤油等,屋里顿时明亮起来。刘化清楚地看到,村长明亮的大**就象一个斜切了的大半个鸡蛋。蓬乱的毛毛中竖立的JJ足足有七八寸长。

村长回身把老婆的白*拉到窗沿上。翘起老婆的大腿,那根昂首挺胸的大东西一下就全**了女人的阴-户中。他女人呀呀的呻吟。他也啊啊的用着力气,有力的*快速的撞击着女人的腹部,把个木床搞的吱嘎吱嘎的大响。刘化浑身燥热,伸手摸摸自己的挡部,早已湿湿一片了……

刘化自那次看到村长和老婆的一次那事之后,心里对性的渴望越来越大。而莫名其妙的是心理总想着村长的那根粗大的东西。那次的第二天,他们还是象以前一样的大家各自端着饭碗来到门前的老槐树下吃饭说笑。很多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笑。刘化看村长第一眼时自己就先红了脸,听着别人的说笑,自己只顾埋头吃饭,但眼睛不住地扫向村长挡部那大大的一团。村长当然不知到他的心思,还是小化小化地和他说着话。那时他根本不懂什么是同性恋,心理只是希望和老村长亲近,毕竟有很多事情老村长象父亲一样地照顾他。每到晚上,刘化就不自主的站在自家的院里看着村长屋里的动静,要是认定了村长俩口子在干那事,他总轻手轻脚地来到村长的窗前,趴在窗户边看到他们作完,每次看后他都要手X几次。这样的日子一直有二年多。这中间他看的次数自己也说不清,村长的身体很棒,那种事作的也是花样百出。可以说他没和女人有过那事,但他要是做起来也会和村长一样的内行了,这是他二年来的最大收获。

刘化当时有20岁多点,那时乡下20岁都有对象,有的已准备结婚了,只因他家里很穷,又没父母,还有一个60多的老奶奶要人照顾,所以刘化还没有找到对象,他身体虽然有点文弱,但性欲也是很强的,基本上每天都要**,每次都是想着村长夫妻干事的场面或是想着村长的那根大东西,想着村长JJ放在老婆口中时的那种舒坦,很不得自己的JJ也放进人的嘴里,想着村长老婆又舔又咬村长那大东西时的快乐,很不能自己也去舔吃那粗大的JJ.想着村长那根粗大的东西插进老婆阴中那种拼命冲撞的尽头,很不得自己也能**人的肉体。。。。。。想着想着自家就越来越快,就会射出很多白白的**。要不是有一次让村长发现,也许就没有连他自己也不敢多想的以后的事情了。。。。。

3;那次的事情是刘化这生最难看最难忘的。时值末春,天已经很热了,村长的儿子一家从省城回来几天了,因为他们两家是邻居,又是本家同姓,刘化喊他大哥,大哥也买了很多的东西来看了刘化的奶奶。     今天他们要回省城了,所以刘化上午就去镇上买点菜,午饭就喊大哥一家和村长一起吃饭,乡下人很热情,     不论菜有多少,酒一定要多喝点的,一家人很开心,醉熏熏的刘化和村长送走大哥一家离开村子后就没法走回家里,搂住村头的柳树大吐不止。好在离家不远,村长只好半抱半拖的将他弄回去。天很热了,村长只穿背心,刘化眯糊糊糊的把村长的腰搂的很紧。

大伯,我没醉. 没醉没醉,回去多喝点水,睡一觉就好了.村长说。      刘化身体很瘦弱,高大的村长抱他就象抱个孩子。村长有一米八,他只有一米六八,村长180斤,他也就是100斤多不到那里去,所以进院子的时候村长很轻松地就拖抱起他向屋里走,刘化虽然醉了,但他心里很清醒,他明显的感到,村长那包大大的暖暖的东西碰着自己的*,他紧搂着村长,当村长把他放到窗上时他还是一只手拉住村长的手不愿放开。

大婶,快拿点水给小化,村长喊奶奶。

看把你累的.奶奶说着就端水过来。     大婶,让他睡觉吧,过会就好的,我去了. 大伯,我不醉,一会就去地里干活的。然后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一觉醒来,天已经很黑了。他看见床头桌子上的一碗面条,才想起迷迷糊糊的答应奶奶放在哪儿的,他知道奶奶已经睡了,他几口吃下了面条后,又喝了一碗凉水,披了件衣服走出屋子,他看到村长屋子的灯亮着,院子里很安静,乡村的夜是非常安静的,只有偶尔听到狗叫。他知道肯定是村长夫妇在干那事,因为村长儿子一家在家几天时屋里乱,不方便,村长肯定是憋了几天了。他毫不犹豫地走到村长的窗边,刚看一眼,村长就抬头吹灭了床头桌子上的油灯,他只能听到村长夫妇的低语和木床吱嘎吱嘎有节奏的声响。

几天没干,你这里到变的紧了呢!他听到村长说。

老没正经的东西,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这么骚.村长的老婆说。

女人老了就是不行,还是年轻的干着舒坦.村长用力的喘着粗气,滋滋的亲嘴声就传了出来。    刘化不停地套动着自己硬棒棒的东西,耳朵贴近窗户边。

快点啊.女人在叫。      等会.      屋里的木床嘎嘎响了一阵后平静下来,听到屋里有轻轻的脚步声,刘化以为村长在摸火柴点灯,万万没想到的是村长一下子开了房门,一道手电的光亮照在了他的身上。天啊!刘化的裤子退在腿弯,光着*正用力套弄自己的那硬硬的东西……

刘化一下吓昏了,连裤子顾不上提就摊坐在地上。村长也是光着身子,他看不到村长脸上的表情,只听村长低声嘿了一声,就用手点筒的光亮指了指他家的院子,意思是让他赶快走吧。     他爹,咋的了?他听见村长的老婆在叫。

没咋,我尿尿.村长说着就在院子里尿起尿来。

刘化很不得当时钻入地下。他回家后一直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村长会怎么想,村长对他是那么好,就象自己的孩子,这种事情让他发现,自己还怎么活啊!!

一连几天,刘化都没有出门,饭也吃不下,老是躺在床上不起来。奶奶以为他病了或是有什么事没想开,就又做鸡蛋又做油膜的照顾他。这样过了几天,奶奶看实在不行,吃了晚饭就来到村长家。

他大伯大娘呀,小化这孩子也不只咋得了,这几天也不吃不喝的老睡觉,问他又不说,不知道是不是前几天东村给他介绍的对象不愿意,他想不开呀。奶奶的眼泪都快要下来了。他大伯呀,你去劝劝他吧,他很听你的话的啊.村长知道,可能是以为那天的事刘化没脸面了,他知道刘化是个爱脸面的人,人很文弱,夏天男人都是赤身穿短裤,他总是长衣长裤的,饭场上男人女人一起说的荤笑话,他总是从来不说的,其实自己很喜欢这个孩子,他正想着怎样把他安排在村里的小学去教书呢!想不到这么懂事的孩子会这样……村长又想,其实年轻人这样的事也没有什么,自己小时候也干过这样的事,只是那是和小伙伴门一起干的,听来的墙根话好作为笑料在饭场上说给大家听的,只是没有象刘化那样听着别人做那事时自己**自己而已……

5;他大伯大娘呀。您还得操心呀,想法给化儿找个媳妇呀,他要是打了光棍我也没法活啊.奶奶心痛刘化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孩子高兴。    没事的大婶。一会儿我去劝劝他,你放心吧,媳妇包在我身上.村长高声的笑起来。

就是的,大婶您别急,小化是个懂事的孩子. !

村长老婆也一长一短的和奶奶说着,向村长看了一眼说你去看看去,好好劝劝小化,别让奶奶操心了.奶奶和村长老婆继续聊着天,村长就拿上手电筒来到刘化家的院字。屋里没点灯,黑黑的,村长走进小化的房间照了一下躺在床上的刘化高声说:咋了,小化,是不是病了 ?

刘化并没睡着,听到村长的声音一下坐起来靠在床头大伯……您……村长的手点光照在他脸上时他的脸已经红的不能再红了。村长拿起火柴,点亮了油灯,坐在了他的床边。 :是不是为了那晚的事?没脸了?村长看着他红彤彤的脸笑了笑。      刘化底下了头说:我错了。大伯. 没事的,大伯也没怪你啊,告诉大伯是不是想媳妇了?告诉你吧,大伯小时候也干过这事呢,还把听到看到的说给人家听呢。大伯呀只求你别把看到的说给人家听就好了,大伯是村长,免得人家笑话……说着村长竟笑出了声音来:哈哈哈……

刚才还很难堪的场面顿时缓和起来,刘话也不好意思的笑起来。因为是刚入夏,乡下人还没经过夏天太阳的暴晒,所以,这个时间的乡下人的皮肤是最白的,看着村长大裤头外漏出的白白的大腿和背心外漏出的白白的粗壮有力的胳膊,刘化禁不住又想入非非了。想到村长和老婆干事时的那份冲动,自己的下边已经渐渐硬起来,好在他围盖了床单,村长才没有看见。他不好意思地看着村长那鼓鼓的挡部笑了笑说:大伯的身体真棒.自己的光光的上身又向村长挪了挪。他莫名其妙的一种冲动,真想让村长老伯紧紧地抱紧自己。

棒吗!村长说:告诉你,大伯年轻时身体可壮了,全村的男人没有有我力气大的。哈哈……反正你也看到了,不怕你笑话,大伯刚结婚那几年,一晚上能和你大娘干几次呢。哈哈哈……最多的一晚干过八回呢!哈哈哈哈……村长大概是感到说走了嘴,一下停住了笑。

现在呢?刘化追着问:现在一晚有几次?

村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不行了,现在老了。几天一次都已经不错了,别笑话我啊!哈哈哈……村长又高声笑起来。

我知道。三五天总会有一次的.刘化说。     你怎么知道?村长瞪着眼看着他。

我是经常看到你们那样呀!刘化想,反正村长也没生气,索性都说出来。

什么!!村长用粗大的手指点着刘化的脑门说:你他妈的。早知道我不凑死你小子.刘化双手抓住点在自己闹门上的村长那只粗大的手放在床边抚摸着,村长抽了几下他都没放开。      好了。你睡觉吧,我该走了,明天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要再多想了,啊!!!说着就要起身。

刘化猛的跪起,一下子从后面搂住村长的腰,紧紧箍住村长的腰,双手扣的那么紧,脸贴在了村长那宽大的后背上说:大伯,我想和你在一起,大伯…….刘化也没想到自己如此冲动。

6;村长一下子愣在那里,双臂抬起,半天也没敢动,嘴里说:怎么这样啊?化,我们不是天天可以见面,天天可以在一起吗?快松开手。都大人了。还撒娇呀?啊!!刘化并没有松手,而是双手下滑,两只手一下子扣在村长那挡部鼓鼓的阴区。不停的抓摸。他已经感到村长那堆软软的东西开始反映……

快松手。村长的双手紧紧抓住他的手不让他乱动。松手,快点松手.村长不停地说。

就不松。刘化死死地抓住不放大伯,我没父母了。是你帮助我照顾我,我爱您,我想和你在一起啊! 别动了,快点松开,不然大伯真的生气了!村长的双手一手抓了刘化的一只手使劲地掰开。刘化很不情愿地松开手,心里澎湃地跳个不停。村长回过身来,拍拍他的头说:早点睡觉吧,别多想了,明天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你爸死的时候托付过我,我们本是一家子,我照顾你是应该的呀!快睡吧,我走了。啊。

村长走出刘化的屋子,脑子乱哄哄的,他说不清楚这算什么事,刘化双手扣在他**时他也猛然有些冲动,这样算什么呀,他不停的问自己。他也听说过男人和男人一起做那事,老书上也有说过,就是二十多年前他在部队做班长时,也有人汇报自己班里有二个兵在一起做出那种丑事,他当时并不清楚是怎么做的,听到回报就把那二个家伙叫来狠狠的教训了一顿。还真有人喜欢男人和男人?他不相信这是真的,更不相信这就发生在自己身边,更想不通的是就发生在自家喜欢的孩子和自己身上。他不敢再往下想了……回到家他送走奶奶,躺在床上翻来复去睡不着,和老婆也没心思做那事了……

村长走了以后,刘化躺在床上也是翻来复去的睡不着。不过,他心里特别高兴,高兴的是本来很难看的事情已经平静过去。更高兴他已经摸住了村长老伯的那大大的东西,虽然是隔着一层衣布,但他心里已经很过隐了。他很庆幸自己的大胆,也庆幸村长大伯的没有很生气。他相信,有了这次的开始,他梦寐以求的现实就会来临……

那次过后,刘化很开心,人也显的很有精神,有时走起路来还唱起了小曲。村长倒是显的心思重重的,每次在饭场里看到刘化火辣辣的眼睛盯着自己全身的看,就马上回避他的眼睛,感到浑身有点不自在。

一个多月的夏季农忙过去了,炎热的夏天把乡下的男人都晒的乌黑发亮,傍晚男人门在村外的河里洗澡时,各色的短裤脱下来,一个个就象穿了一样白色的裤头,只是刘化经常是长衣裤,所以只有他在这群男人中显的非常白嫩。很多人拿他取笑,说他就向个大姑娘…… ;夏天很快就过去了,已经连续下了几天初秋的小雨,天也变的凉快起来。刘化知道这二天村长就一个人在家,村长的老婆去他女儿家里没回来。吃好晚饭,他和奶奶说出去玩了,就走进村长的院子边,他看见院子里灯光的阴影里村长正光着身子在洗着澡,大JJ摇摆着在那里晃动,下垂的蛋子向兜在布袋里的鸡蛋左右碰撞着那毛绒绒的大腿。村长擦好了身子,在灯影里快步走进屋子,拿起床边肥大的短裤穿上划着了火柴点了一支烟。刘化有意识把脚步放的很重,来到门前说大伯,晚饭吃了吗?

吃了,吃了,是小化呀!来快进来,大伯正有事要给你说呢!说着村长把他让进屋坐在床对面的椅子上,自己坐在床沿说:我和你大娘说好了,把她的娘家侄女介绍给你,这二天她就和你大姐一起去,告诉你,那孩子才18岁,今年初中刚毕业,不上学了,人长的可俊了!我已经和你大舅打好了招呼了,哈哈……他没什么意见。说着又哈哈哈的笑起来。 刘化没说话,起身走到村长的身边,一下搂住了村长的脖子在那满脸胡茬的腮上狠狠地亲一口,双手又搂紧村长的腰把脸贴在村长那光滑的肥胖的肚子上说大伯,我就想和你在一起.不知怎么了,刘化竟然流出了泪水抬起头看着村长的脸。村长没有推开他,看着刘化含满泪水的眼睛不知说什么好。他觉得这孩子和可怜,从小没了父母,瘦小的身体又要干繁重的农活。忍不住伸手抚摸着刘化的头发说:小化,别这样好吗?但他没制止他。他明显地感到,刘化的一只手已经穿过他的裤腰摸住了他那还是软绵绵的**。

刘化很兴奋,第一次亲手抓住了那根他喜欢很久的东西,摸着那蓬乱的毛毛,抓了抓那沉甸甸的两颗向鸡蛋一样大的蛋子,很快就握住那软中有硬的径体,随着手的一紧一松的不断用力,村长那根东西不断地涨大,一会儿工夫那东西就热胡胡地涨出了他的手,变的又粗又大了。他们都没有说话,随着他手的不断用力,他感到村长的胳膊已经搂紧了他的腰,嘴里发出嘘嘘的声响,身体在一下一下的颤抖。这时的村长也已经兴奋到了极点,他觉得自己怀里紧搂的瘦小却匀称的身体光滑而细嫩,一双灵巧的手摸的自己激动又异常,比起自己那老而肥胖粗糙身体的老婆更让他掉魂。他猛的起身,反身把刘化狠狠地压在身下,满是胡茬子大嘴一下子就罩在刘化那微张的嘴上,宽厚的舌头透过刘化的牙齿在刘化口中翻来覆去地搅拌着。刘化不住地颤抖,胳膊死死地勾住村长的脖子,一动不动的发不出声也喘不出气来……

村长起身站在床边,三二下脱去刘化的衣服,摸摸刘化那不大的却很硬东西。**处已经满是※淫※水※。他一下子就脱去自己的短裤,那更粗壮的家伙就展现在刘化脸前,硕大的**坠在挡下,JJ向翘起的杠杆高高翘着,花白的毛毛蓬乱的笼罩在腹下,粗壮的JJ就向矗立在乱草中的大炮一样昂首挺胸,大大的**紫红发亮,径体是清筋暴跳向一条条丘吲在蠕动。他一只手一下子搬过刘化的头,一只手拿住自己的JJ放在刘化的嘴边,大拇指轻轻用力,一下就把他那硕大的**压进刘化的口中……这样的事情他常做。和老婆干事时他就喜欢把自己那个东西插进老婆的口中,他感到那样很刺激,不过这次他插进的是自己的远方侄子,一个刚过20岁的男孩子嘴里,这是他生平50多年来的第一次,他更感到非常兴奋和刺激……

刘化感觉自己的口中涨的满满的,就向塞进一个囫囵的鸡蛋,吞不进也吐不出,他有要咳嗽呕吐的感觉,憋的满脸通红,他动不了,只好用舌头慢慢地蠕动着。一只手抓住那个留在口外的径体不停的抓捏套动,他看见村长挤着眼,脸都已经变形,嘴里呀呀嘘嘘不停……村长拿开他的手,自己手拿住JJ,在他口中慢慢的插进拔出来回动着,但那个东西实在太大,他不能插的很深,只能把**放进去手在不停地快速的套动,他很兴奋两条腿绷的很直,嘴里发出啊啊的叫声。刘化抽出的一只手也不停地套动着自己的JJ,腿伸的直直的,只是嘴里涨的满满的发不出声音,只能急粗的喘着大气……

啊呀……啊呀……村长发出叫声,腰不住的往前挺。手一阵快速的运动。几股白白的**喷射而后出,撒的刘化满嘴满脸都是……嘘……村长大喘着粗气。

刘化也加快了自己手中的运动。紧咬着牙。快感冲满整个身心。白色的**也喷射而出,回落在自己的肚皮和床单上……

他们躺在床上,紧紧地抱在一起。刘化一动不动的紧偎在村长宽大温暖的怀里,一只手罩在村长那已经渐渐变软变小的JJ上,他感到自己很幸福,很满足。村长搂着刘化光滑细嫩的身体,也很兴奋和满足,但他有一种负罪的感觉。他想不到和男人在一起也有从没有过的冲动和快乐,但这个男孩毕竟是自己的本家的侄子。

化,想不到我今天做下了这样的丑事,我怎么有脸对待你死去的父母。村长感到很愧疚地说:你知道的我的爷爷和你爸的爷爷是亲兄弟呀,让人家知道了这事,我们怎么去见人呀!今后不能这样了。啊!

我知道啊,大伯。但我喜欢和你在一起。我喜欢和你这样,这只有我们俩知道,别人怎么会知道呢!刘化说着,手里又不断地用力抓村长那一团热胡胡的东西。我要和你经常这样,你也要吃我的几吧刘化说。

不行.村长说你是想女人了吧。我让你大娘快点给你说。把媳妇取回家就好了. 我不要媳妇,就要您。就是取了媳妇我也要和你这样,我喜欢和你这样啊!刘化笑了笑说:你不同意我,我就把你和大娘干事的事情说给人家听,你让大娘吃你的几吧呢.刘话抿着嘴乐。一边有用力握紧了村长那又渐渐发硬的东西。

看我揍死你这坏小子.村长的手放在刘化的肋处挠着他。刘化连连翻滚哈哈的笑个不停。村长又翻身把他压在身下,张开大嘴罩在他的嘴上。他们很久的亲吻着,相互咬着对方的舌头。村长感到这是他从没有过的快乐,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自己刚才还软软的那根东西又热硬到了级点。

化,大伯好向找到年轻时的感觉,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村长说:我们这是在犯罪吧?小化. 刘化推开他,骑在胸前说:别乱说。我喜欢你啊,大伯。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也要你吃我的几吧.那根同样热硬的几吧放在了他的嘴边,他微迟疑了一下就一口叼进了嘴里……刘化全身一下酥软,他有生第一次把JJ放进一个温暖而湿润的人的口中,那种舒坦真是妙不可言。刘化的东西不太大,也不很长,他毫不费力地插的很深,甚至撞击着村长的吼咙,村长涨红了脸,推开他干咳几声,然后又箍住刘化的*让那东西深深的插进去,并配合着刘化一进一出地**。刘化转了个身,趴在村长身上,一只手抓住村长那粗硬火热的东西慢慢舔起来,自己的几吧很深的在村长口中进出着,他没办法让村长的大东西在自己口中很深的进入,只能含住那个硕大的**慢慢在口里蠕动,只能用牙齿轻咬着村长龟沟,用舌尖狠狠地顶舔村长那向鱼嘴一样张开了的尿口……

他们相互舔咬吞吐着对方的东西,相互都有说不出的快乐。只到二人都射出浓浓的**,才相互紧抱着慢慢睡去……那天一夜,他们做了四次,相互手 淫,相互口交,每次二人都射出很多的**。天快亮时刘化才精疲力尽的回到自己的屋里。他知道,他已经深深喜欢上了这个比自己大30多岁的老伯,自己这生的第一次性爱是和一个老伯做的,他也不明白到底怎么会发生了这不可思意的事情……但他心理很清楚,和村长老伯在一起是他最快乐的事了……

刘化的对象说好了,就是村长老伯老婆的娘家侄女。那一夜激-情的第二天,村长老婆就回来了,并带来了这个让奶奶欢喜的好消息,喜的奶奶马上卖掉了一头200多斤的肥猪凑够了300元的彩礼把这门婚事定了下来。那女孩叫王莲,其实他们相互都认识,王莲一家对刘化的人品都是赞成的,刘化人长的也很好,只是很文弱,在农村不能算个好劳力,由于是村长夫妇出面,也就满口答应了这门亲事。但刘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村长老伯一直都在有意无意的躲避他。虽然他们在大众场合下也是谈笑风生,也听着男人女人们说着荤段子哈哈大笑,虽然公众场合村长不在躲避他火辣辣的眼神,有时相互对视也有会心的一笑,但在他们单独在一起或黑影里刘化紧抱他时,他总是马上制止他推开他,最多也不过是快速的在刘化脸上亲一下就马上把他推开每次都说:当心别人看见!刘化想不通,村长老伯为什么这样对待他,自己多么想和他亲近,难道那晚特殊的爱意都是假的……

村长老伯对刘化家的帮助比以前更好了,刘化定亲的彩礼还有村长送他的50元,并张罗着要给刘化翻盖新房要他明年就结婚取媳妇,惹的村人们都说,我们的老村长对刘化比自己的亲儿子还好呢!

春节过后,在村长的催促和担保下,刘化在邻村的砖窑上赊来了红砖,奶奶又卖了一头养了二年的大猪,开春时就盖起了在当时乡下比较好的红砖瓦房。当时农村的年轻人都纷纷进城打工,刘化也想出去,他把这种想法和村长老伯说了,老伯很赞成他的想法。7 好啊!你的身材在农村干活真的很委屈你呀。村长说:你有文化,人又聪明,到城里一定能混出个样来,你别着急,我和你大哥说说,看他能不能在省城帮你找个活干. 只是眼看就要农忙了,我不放心家里的农活,还有奶奶,她身体又不好.刘化说。 你放心好了。村长说:家里有我呢,我们二家一起才四口人的地,大伯很轻松就做好了,我也不会让你奶奶干重活的.刘化望着村长老伯,复杂的心情交织在一起,激动的流出了眼泪。

,          不久,省城的大哥就来了信,说他有个朋友是一个建筑公司的头,工地上刚好却人手,可以让刘化去帮忙,先看管建筑材料什么的,村长很高兴,刘化也很高兴,并当着众人的面一下抱住村长老伯的腰蹦起圈来,惹的村长满脸通红的大笑着和大家说:这孩子喜欢疯了。哈哈……

:      过二天刘化就要出门了,为了给城里的儿子带些家乡的土产,村长的老婆去他们女儿家里要些绿豆和花生,这天晚上家里就村长一人在。天刚黑,刘化就躲在村长家院子里,村长老伯从外面回来刚进院子,刘化就猛地抱住村长老伯在他脸上猛亲,吓的村长赶紧把他推开,回头看着四周。刘化又一次搂紧村长老伯,嘴趴在他耳边说:大伯,晚上我来找你.不等村长说话刘化就转身走了。村长摇了摇头自己说:这孩子,嘿!!

吃过晚饭,刘化擦好身子在床上躺了会,等奶奶睡着了就悄悄走进村长老伯家的院里。村长已经睡了,屋里没有灯光,他轻轻推了一下门,推不开,里面已经顶上了,他来到村长的窗前拍着窗子轻喊:大伯……

其实村长并没睡着,他心里很矛盾,他也说不清自己的感觉,那次和刘化一夜之后,已经有大半年了,他也是忘不掉自己的兴奋和激动,他也真的很想,他看的出刘化很迷恋,他说不出这其中的原因,如果他想做那样的事,乡下有的是时间和机会,但他不敢,一但被人发现,他一世的威信和尊严都毁灭,这比搞人家女人还要丢人八辈,别人会骂他是老不死的畜生,他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上。再说刘化还是个孩子,他今后怎么生活,所以,他一直在躲避,在制止,不让刘化有和他在一起的机会。但是他和老婆的那事已经很少了,这半年多里,和老婆也是20多天甚至一个月才有一次,他没有了和老婆的冲动,有时夜里老婆睡着的时候他竟然自己**,他有种说不出的痛苦。刘化在他耳边说晚上要来时,他也一阵激动,要还是不要,他又矛盾。

大伯……大伯……开门……刘化在窗外小声的叫着。

听着刘化的叫声,他翻了身说:是小化啊,我已经睡了. 求你了!大伯。开开门。刘化说我明天就要走了,我有事要和您说。村长迟疑了一下,还是划着了火柴点亮了油等去摸床里边的短裤。农村人睡觉一般是光身的,特别是老人是不穿三角裤什么的。

什么事啊?村长套上短裤来到门口。刘化闪身进屋,反手顶上房门,一下子双手搂住村长的脖子,两腿夹住了村长的大挎,象猴子上树一样粘在村长身上,嘴紧贴在村长大厚厚的唇边亲吻着。村长顿了一下,也双手滑过他的腰部紧紧他的*……他们的舌头搅在一起亲吻着……

      大伯,这么久您怎么总是躲避我?刘化问着,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眼泪噌湿了村长的脸是大伯不好,大伯不敢啊!村长说:别哭,小化,大伯这不是答应你了吗!刘化含着泪趴在村长的肩膀上很咬着他的肉。村长托着他的*向里屋的床边走,没来到床边刘化就已经感到村长那根东西就很硬的挑在他球裤外的腚沟里,自己紧贴在村长肚皮上的JJ也很硬了。来到床边,刘化蹲在地上,双手一下子把村长的短裤拽到了小腿下,抓住竖立在脸前村长那粗壮黑红的大东西贴在自己的脸上,他亲吻舔咬,把村长那二个鸡蛋般的蛋子交替着吸进嘴里,舔着那象带着反卷礼冒一样深深的冠沟,舔着那比**边沿微细点的径体,舌尖顶进**三角处那列开了的马眼,手不停的套动着那热硬的径体……

村长一手扶着床头的桌子,一手抚摸着他的头和脸,腰一挺一挺的慢慢蠕动,口里嘘嘘呀呀的叫着。过了一会儿,村长整个身子慢慢前倾,把刘化的头压在了床沿上双手按住床沿,调整好姿势,有慢而快的把他那根粗大的东西在他的口里进出套动。村长肥肥的肚皮贴住刘化的脸,他一点也动不了,只能一只手抓紧村长的径体不让它进入的太深。村长的速度越来越快,随着他啊啊的叫声,一股股热热乎乎的**喷射进他的喉咙,村长停止了动作,小腹压在他脸上大喘着粗气一动不动,硕大的**在他口里吐也吐不出,只好憋了一口气把满嘴的**咽进肚里……村长的东西在他口里慢慢软下来,**也变的小了,刘化的口里不那么涨了,使劲吸着。村长平静下来,反身坐在床沿上,抱起刘化坐在自己怀里,亲吻着他的脸脱下他的球衣球裤。刘化已经流出了很多的粘液,村长粗壮的手指反动开他的包皮,舔允着他那粘满精水的**,刘化的JJ可以很深的全部**村长的嘴里,随着村长动作的不短加快,他在也控制不住,使劲的挺起*在村长的口里射出了浓浓的**,村长并没有吐出来,也伸了一下脖子吞进肚里…

收 藏 推 荐 打 印 关 闭
上一篇:男性裸睡的好处 下一篇:自己买的饮料被同志下药
  最新动态 MORE...
吸烟是如何影响男性生育能力的?
大学的哥们出柜
久坐对健康造成的危害?
男性为什么会出现早泄?
中国的男同性恋有多少?
如何在健身房训练?
艾滋病简介
饮食小技巧
部队里的同志首长
为什么同志容易染病?
  新闻中心 MORE...
 网站公告
 同志新闻
 同志健康
 同志文学
 娱乐新闻
 同志用品
 同志工作组
 
在线客服
17160882486
客服代表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诉/建议/合作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Copyright © 2014-2015 河南同志|郑州同志网|同志会所|同志gay聊天交友群-河南同志门户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17160882486   邮箱:220507987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