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网站介绍 网站公告 同志新闻 同志健康 同志文学 娱乐新闻 同志用品 同志工作组 图库
  当前位置:首页 > 同志新闻 

白马王子的故事
 点击:69
关键词:-

马哈帝看了一眼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

“我和智也都还有工作要做,趁父王还没有不高兴的时候还是赶快回国去。”

“遵命、殿下。”

谢立克对着主人离去的背影默默一鞠躬弓。

虽说药性比一般强一点,但还是不能小看阿拉伯皇家秘传的春药威力。

在没有任何人触摸的情况下,智也膨胀的分身已经解放过一次了,而且还仍旧持续着热度。被塞进体内的春药已经发生作用,像浪潮般一波波袭来的甜蜜疼痛不断刺激着他的腿间。

“…不、不要……我……”

双手被绑住的智也只能躺在纯白的大床上,任自己丑态毕露。

“看来马哈帝的调教还真是成功,只是塞进春药而已就这么有感觉。”

仿佛看着表演的查米尔殿下说着令智也羞耻的话,然而对现在的智也来说,连挑逗的话也成了兴奋剂。在言语和视线的双重折磨下,智也的分身又悲哀地挺立起来。

“如何?要不要投入我的怀中?不管是宝石还是城堡、契约,只要你点头的话,我会给你比马哈帝所能给的更好的东西。”

“不要……”

智也郑重地拒绝了查米尔殿下诱人的条件,马哈帝也就算了,要他当这个男人的玩具他死也不要。

从沙发上站起的殿下,命令保镖将智也的臀部高高揭起。但在强力的保镖压制之下,他的抵抗无疾而终,只能眼睁睁感觉那根比马哈帝还要粗的手指在自己后庭出入。

“真令人吃惊,没想这里面这么舒服……”

感觉手指愈插愈深的智也发出难耐的呜咽,光是想到那不是马哈帝的手指就让他全身起鸡皮疙瘩。

马哈帝、快来救我啊!忘记自己想逃的事实,智也一心求救。他不是很快就能找到自己吗?怎么这次不赶快来?快来找到我啊!

边被查米尔的手指侵犯,智也边想到马哈帝的脸。那随时都能清晰忆起,犹如天使般美丽的皇家微笑。

“…啊啊……马哈帝……”

忽然脱口而出的名宇更让智也全身发热。

“连这种时候你还会叫出马哈帝的名字,没想到你这么喜欢他。”

“我…才没有……啊……啊…”

“你要是老实说的话我就饶了你。不说就当作你接受我,如何?”

智也拼命摇头。但是不说的话铁定会被侵犯,光是手指就这么恶心了,要是他让进来那还得了?同样是色魔王子的话,智也宁愿选择马哈帝。

谁…谁叫我…。

“…啊…喜欢…”

智也下意识回答。

“你听到了吧,马哈帝?”

“嘎?”

忽然拔出手指的查米尔的话让智也浑身僵硬,他望向门边,看到自己久候多时的金发天使时不禁满脸通红。

那家伙绝对误会了,他只是想说喜欢他的脸而已,但因为春药的效果让他说话没有逻辑……比起被其他的男人侵犯,被马哈帝听到刚才的话更让智也感到羞耻。

“马…哈帝…”

被查米尔的保镖解开束缚的智也,在体内热度的支配下不安低语。

“马哈帝,你的调教还真是成功,我的手指无法让他满足。”

“兄长,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能动智也一根汗毛吗…”

“我不是适可而止了?我还不想当鱼饵呢。”

跟马哈帝用母语交谈的查米尔转向眼眶湿润的智也。

“智也,春药必须要用**来冲淡才行,待会就让你最喜欢的马哈帝来好好疼爱你了。”

听到他故意强调最喜欢三个字,智也不禁惊呼。现在还说这个做什么?只会更让马哈帝误会而已啊。

完全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坏事的查米尔,步履悠哉地走出房间。

快滚吧、大色魔。全身无力趴在床上的智也目送着查米尔的背影,在心中兀自暗骂。

但是变成跟马哈帝单独相处后,整个室内弥漫着一股尴尬的空气,而且这个元凶色欲王子当然是完全误会了智也的话。

“没想到你这么喜欢我”

看到马哈帝坐到床缘,趴在床上的智也赶紧替自己辩解。

“……那是…啊啊啊!”

说到一半的智也,感觉马哈帝的手抚上自己的臀部时,还残留在体内的春药立即发生作用。

“那是什么?”

想说你误会的智也却被马哈帝**后门的手指弄得说不出半个字来。

“算了,看你这么春情荡漾,我就下次再问你答案好了”

看到喘息连连的智也,马哈帝加快了手指的动作。

“…啊……我……恩恩…!”

智也已经十分高昂的身体,在马哈帝手指的推波助澜下,在早就湿了的床单上射出了第二次的解放。

然而已经发生效用的春药却没有这么简单就能解除,充斥在体内的欲望让智也用目光向马哈帝哀诉。

“你想要我帮你冲淡春药吗?”

智也卯起来点头。除了马哈帝之外,没有人能冰镇他火烫的身体。

“那你得求我才行,如果你求得我高兴我就给你。”

智也终于了解不管在什么时候,马哈帝就是马哈帝,硬是把已经到喉头的话吞回去。“怎么了?我们皇家秘传的春药自古就用来拷打之用,一旦放人体内要是不用人的**冲淡的话,就会直到精泄人亡为止。你确定你不在乎吗?”

马哈帝的语气虽然温柔,内容却是十足的威胁。智也再也忍不下去了。

“…啊…马哈帝…求求你……”

眼角也留下羞耻的泪水,然而这任性的王子却似乎不甚满意。

“你得说你想要什么才行,要不然我怎么知道?”

他好不容易放下所有的自尊出口哀求,没想到马哈帝却得寸进尺。

智也咬着下唇,摆明了不可能再说的态度,但这王子也不打算让步……

“你就是想逃才会被下春药。你不好好求我的话,真的会不停的泄直到脱精为止。”

马哈帝的话让智也想到,自己的死亡证明书上不知道会被写上什么理由。

被屈辱折磨的智也这次本想要好好说,但那种羞耻还是让他语焉不详。

“…马哈帝…求求你……进来…”

不知道萎缩的分身眼看着又要再度膨胀起来,再僵持下去的话,死的人真的就是自己了,然而马哈帝却仍不点头。

“我怎么知道要进去哪里呢?你得说清楚才行。”

这么羞耻的话还要再说第二次?真是太过分了!但是充斥在全身的灼热疼痛让智也彻底臣服了。

“……啊……求求…进入…我的后…门……”

他屈辱地掉下泪水。

“恩,你这次做得不错,这样就可以在我后宫占有一席之地了。”

好不容易满足的马哈帝抽出手指,抱起智也的腰。迅速地把外衣撩起来之后,将雄身顶在智也火烫而颤抖的窄门上。

这平常厌恶到极点的行为今日竟让自己如此迫不及待,一定是春药的关系。不、绝对是春药的关系。他怎么可能在正常的情况下如此渴望马哈帝的侵犯?这个任性的王子除了脸之外,没有一个地方是自己喜欢的。

“我要进去了。”

但是马哈帝的声音却让此刻的智也充满了焦急,他期待着被贯穿的那一刹那到来。

“…啊…啊啊!”

被药浸蚀的脆弱部位忽然遭到强大的外力冲击,连智也也吃惊于自己居然叫得这么大声。他握紧拳头,全身紧绷地忍耐着那种欲泄的感觉。随着马哈帝每一个冲刺而痉挛的智也留下快乐的泪水。

“果然是药的效用,你这里比平常更紧啊!智也。我很有感觉,看来这次可以尽快释放了。”

听着马哈帝急促的呼吸,感觉着自己腰间强大的冲击。在已经数不清多少次的经验下,智也知道这就叫快感,并且随着马哈帝愈来愈快的动作而起舞。

那过于舒畅的快感让他无法停止呻吟。

“啊…马哈帝我…啊……啊啊…唔!”

智也在到达顶点的那一瞬间用力拱起背,将欲望奔泄在白色的床单上。同时,马哈帝也进发在他体内。他可以感觉到如同暴风雨般的热度逐渐退敌中。

射了三次精的身体已经极度疲累,在感到从背上传来马哈帝的体温同时,不顾了被自己的体液弄脏床单的智也直接进入梦乡。

在这艘邮轮上可以说是最豪华的房间,也就是马哈帝的寝室大床上,裹着床单的智也昏沉沉地醒来。他举目四望,才想起这里是马哈帝的寝室。

他记得昨天自己应该是身在高田的客房才对啊…。

“我怎么想不起来后面怎样了……”

想了半天之后,忽然满脸通红的智也拉起被单盖到脸上。虽然是被下了春药,但也不能说出那么羞耻的话啊。

“哇啊…怎么办?我不敢看马哈帝的脸啦。”

而且马哈帝还误会了他的意思,待会见到他的话,得先解开这个误会才行。在情势所迫之下,他的确是说了“喜欢”二字。但是居然忘了后面还要加上“你的脸”三个字,真是蠢到家了。想到春药所带来的效果,智也的脸整个红到耳根子去。

这时,房间的主人心情愉快地出现了。

“你醒了吗、智也?”

今天的马哈帝看起来特别神清气爽,让智也反而觉得有点不太自在。

“马哈帝,关于昨天的事……”

打算一看到他就要赶快澄清昨日之事的智也,才坐起身便发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他的下半身完全没有力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到焦急的智也,马哈帝温柔地解开他的疑问。

“你昨天射了那么多次,会没有力气是正常的。”

昨天的确因为春药的关系他射了三次,但是之前让他射了三次的却是眼前这个男人

一天合计射了六次,也难怪他站不起来,不过起码是保住了小命。

智也怨恨地瞪着这个比春药还要恶劣的王子殿下,然而马哈帝却完全不在意地坐到床边。

“智也,我已经准备好直升机了,走吧。”

“直升机?”

“是啊,就是我兄长昨天搭来的直升机。”

马哈帝说完,连同床单一起抱起了智也。

“你、你要干……”

智也脸色发青地问。

“要回亚鲁啊。”

听到马哈帝的话,智也才展颜一笑。

“真的吗?”

“是啊,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处理,已经在火奴鲁鲁机场准备好了飞机,现在就搭直升机过去”

太好了!他终于肯回去了,期待了好久的这一天终于来临

只要马哈帝一回国,自己就可以不用当床伴了,终于能从恶梦被解放出来,回去怀念的日本了。躺在马哈帝怀中的智也独自沉浸在兴奋之中。

昨天查米尔殿下所搭乘的专用大型直升机,现在就停在马哈帝专用的豪华邮轮的停机甲板上。

“到了、智也。”

到了直升机旁,看到已在前面等候的查米尔殿下和高田,智也才松了一口气。

这下真的能回日本了。才想到这里的时候,智也听到马哈帝和高田之间的对话时,几乎要怀疑起自己的耳朵。

“马哈帝殿下,我可以将新合约送到总公司去吗?”

新合约?

“可以。还有其他合约的话可以再讨论。”

其他合约?

“好的,我会尽快把下一份计画书做好给您。”

下一份计画书?

“你不用客气,我们以后还有的是交流。”

有的是交流?听了半天,智也还是搞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智也先生,以后就请你多努力了”高田握住他的手诚恳地说。

不可能吧,这次不是终于可以回国了吗?

马哈帝是因为搭船之旅太无聊,才要自己上来当他的床伴,现在既然都要回国了,不是有后宫在等着他吗?

还要自己干嘛?当他被马哈帝抱上直升机,关上门之还搞不清自己现在所处的情况。

“那、那个…马哈帝…高田还没有上来啊……”

不愧是查米尔殿下专用,智也所乘坐的后座就跟豪华轿车一样,有着宽敞得足以容得下一个大人睡觉的座位。

上面的人除了智也之外,还有把他抱在膝上的马哈帝,以及坐在前方助手席的侍卫长谢立克。而智也满心以为要一起同行的高田却在甲板上挥着手。

智也不安地看着马哈帝脸上那迷人的皇室微笑。

“就只有我们几个人坐,你当然要跟我一起回亚鲁去。”

智也这才明白刚才那段对话的意思。

那、那、那个叛徒!智也又被高田拿来当成献给马哈帝的贡品了。

“…为、为什么?”

要是马哈帝没有说出让他点头的理由,他绝不想跟他回亚鲁。

“你不是喜欢上我了?怎么能不带你回去呢?”

这理由还是智也自己造成的,但是这完全是一场误会啊!当时他只是想说喜欢你的脸而已。是状况让他无法把话说完全。

“不是……那是你误……恩恩!”

话还没说完的智也就被马哈帝吻住了。

“我也喜欢你,而且难得我们的身体这么契合,你就跟我一起回国吧,我一定会让你每天都像置身在天堂。”

看着那张天使般的脸孔吐露着恶魔的诱惑,智也的下半身又不争气地反应起来。怎么可能?难道是春药的药效还残留在体内?他忘了马哈帝的俊脸可是比春药还有用。

“你昨天都已经解放了那么多次还不够吗?”

智也赶紧摇头。

可惜这个阿拉伯王子并不是一个善解人意的人,以为世界都以他为中心在运转,他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手。

“真拿你没办法,待会就让你舒服了。”

“…啊…不要啦、马哈帝…”

智也慌忙抓住已经潜进床单里的褐色大手。

“我不要在这里,声音会被听到。”

“这你就不用担心,直升机叶片转动的声音会盖过你的喘息声。”

马哈帝的手持续进犯。当他握住自己那滚烫的欲望时,智也忍不住叫了出来。果然就如马哈帝所说,他的叫声完全淹没在叶片的拍打声中。

躺在这个任性王子怀抱中的智也在缓缓上升中的直升机里,拿到了通往异国之地的单程机票。

收 藏 推 荐 打 印 关 闭
上一篇:部队里的同志首长 下一篇:男性裸睡的好处
  最新动态 MORE...
吸烟是如何影响男性生育能力的?
大学的哥们出柜
久坐对健康造成的危害?
男性为什么会出现早泄?
中国的男同性恋有多少?
如何在健身房训练?
艾滋病简介
饮食小技巧
部队里的同志首长
为什么同志容易染病?
  新闻中心 MORE...
 网站公告
 同志新闻
 同志健康
 同志文学
 娱乐新闻
 同志用品
 同志工作组
 
在线客服
17160882486
客服代表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诉/建议/合作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Copyright © 2014-2015 河南同志|郑州同志网|同志会所|同志gay聊天交友群-河南同志门户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17160882486   邮箱:2205079870@qq.com